岭意宜灵

関ジャニ∞紫担/兴欣男神教教徒/缓慢捡起丢失的笔/叶蓝/我这简介也是略乱我自己都看不懂

[叶蓝]断桥春雪君归来(一发完结)

大年初四,街上一直到了中午才会有人气,大多数人都选择在温暖的被窝里多睡一会儿,毕竟不管如何都是一年到了头,也该轻松一下才好再出发。

现在还是早上七点,城市里还飘荡着一层朦胧的雾,却有个青年缩着脖子抱着胳膊走在路上,他一路像个火车头似的吐着白色水汽,径直走向街边一所网吧。

网吧还没开门,青年在门口徘徊了几歩,找了个避风的角落用力把被单肩包弄得跑偏的外套往下拉了拉,又解开胡乱堆在脖子上的围巾,打了一个整齐的结,再拨拨刘海,梳了梳脑后的乱发,最后就站在那个角落里好奇地听了听,伸出手敲响了网吧的卷闸门。

门里反应倒是快,二话没说就开了门,现出一个姑娘的身影。姑娘一手拉着卷闸门,探出个头四处张望着,一时还没发现青年在哪里。青年连忙从角落里走出来,紧张地打了个招呼:“你好。”

“蓝河?”姑娘问。

“嗯。”许博远推推眼镜,不好意思地笑了,“是陈老板么?我听到里面有声音,就直接敲门了。”

“是我。”陈果拉许博远进了网吧,“外面冷吧,快到里面来。”

网吧里也没开空调,不过没有冷风,还是比外面好很多。许博远松了口气,嘴上接着陈果的话:“是啊,杭州怎么会这么冷,我都把我最厚的衣服拿出来穿了,一路上还是冻得够呛。”

陈果重新把门关好,回头领着许博远一路往里走:“冷吧,杭州就是这样,四季分明。下次你要买夹棉的才好。叶修在楼上呢,我带你过去。”

冷不防听到叶修的名字,许博远又开始紧张了,胡乱应了个嗯嗯啊啊。

网吧黑漆漆的,灯也没开,陈果和许博远靠着应急出口灯的一点光,一路走上了二楼的台阶。

“小心点,网吧这几天没开业,楼下都拉闸了。”陈果一边走一边回头。

“嗯,还好,还是有点亮光的。”许博远笑笑。

走上二楼,一路到挂着训练室牌子的房间门口,陈果一扬下巴说:“叶修和苏沐橙在里面,你自己进去吧,我去楼下找点吃的。”说完转身就走,够干脆的。

许博远站在漆黑的走廊里,训练室的房门没关严,漏出一条光洒在他脚上。叶修就在里面,一门之隔,近得可以听见键盘鼠标的声音。

他终于还是来找他了。

一时间好多画面涌向脑海,大多是深夜荧幕中光影交织的场景,夹杂着QQ界面和稀少的几次线下见面,最后定格在蓝溪阁工会办公室的窗外,冬天依然茂盛的榕树在夜晚留下深色的剪影,耳边传来渐渐熟悉的懒散的声音。

“你也过来看看我嘛。”

收起回忆,许博远轻轻推开门。透过一屋子的烟雾弥漫,他看到叶修叼着根烟背对着门歪坐在电脑前。

叶修一见门开了,迅速地敲了几下键盘就走过去搂着许博远的肩关上房门:“我估摸着你就快来了,一直等着你Q我呢,怎么还是老板先发现的你。”

许博远摘下围巾拿在手上:“我在门外听见有声音,就直接敲门了。还以为你要来夹道迎接。妹子好。”他朝苏沐橙笑笑。

苏沐橙回以一个招手,牙齿清脆地咬开了一颗瓜子。

“我一个人可没法夹道……”叶修接过围巾摘下单肩包,转手放在一边空着的椅子上,就去帮许博远脱外套。

苏沐橙披着毯子坐在位置上,拍拍刚吃完瓜子的手捂住眼睛:“非礼勿视。”

“手指分得这么开小心抽筋。”叶修把衣服挂在椅背上,吐槽了一句。

“没事,我非礼勿视已经满级了。你们继续呀,别管我。”苏沐橙说。

“你那招的名字得换换,叫有礼不看才对。”叶修转向许博远,问道,“你早饭吃过没?”

许博远被按在叶修边上那台电脑前,看到君莫笑一身奇葩装备默默站在竞技场里,“没,下车的时候太闷了,不想吃。”

“那正好。”叶修伸了个懒腰,“陈老板去买早饭去了,到时候一起吃了。”

“你们昨天通宵啦?”

“过年嘛,从守夜开始都是这个作息。”叶修端起茶缸续了杯水,递给许博远。

暖烘烘的空气包围了许博远,吹散了外面带来的寒气,只是脸颊和耳朵还是冰凉的。他用被茶水温暖的手捧住脸,揉了揉。

“怎么,卖萌啊。”叶修凑到他耳边,低声说。

许博远刷地红了脸,连耳朵也痛了起来,只好做了个赶苍蝇的动作,连身体一并往反方向挪了挪:“离我远点。”

“别啊,哥买,有多少要多少。”

“卖方市场,我不卖了。”

“还搞奇货可居啊。”叶修伸手摸摸许博远的头顶。

楼下传来卷闸门的声音,这次没戴耳机的三个人都听见了,迫不及待地站了起来收拾了块空地。老板不负众望,带着便利店的包子和豆浆热腾腾地归来。

填饱了肚子,睡意袭来,陈果和苏沐橙两个边吃着就开始打哈欠的,吃完收拾掉垃圾直接就回家睡觉去了。

许博远应该也是困的,他坐动车来的时候同一个房间的是四个一起出门的大学生,折腾到很晚才睡,搞得他也一直没睡踏实。不过现在坐在陌生的训练室里,面对的又是那个叶修,许博远的睡意倒是缩起来没露过面。

“你不去睡?”许博远问。

“不睡了。”叶修看着许博远说,“该调作息了。”

许博远哦了一声,眨眨眼睛说:“那你把任务清了,我们去西湖玩吧。”

“没事,放着吧。任务也没你重要啊。”叶修很大气地挥挥手,侧身跨过许博远去操作鼠标,点叉退出了程序。

许博远往后靠靠,一撇嘴:“那是,有得赚的都被你做光了,就剩几个时装任务,还是限定职业的,做了你也没得穿。”

“唉,散人没人疼啊。”叶修关完电脑,站起来拿外套穿。

“没职业的眼镜尾巴什么的还是可以戴的吧。”许博远脑补了一下一身跨职业混搭的后现代花花绿绿装备配上萌系猫尾是什么画面,不禁摇了摇头,“你的存在让联盟少赚多少钱啊,怪不得没人疼你。”

叶修拿起许博远的外套,回了一句“是世界的错”,揉了揉外套的料子,“你这外套会不会有点薄啊。”

“会。”许博远回答,“不过走起来就好了。”

“你想太多了,能从地铁站走到这儿已经不错了你。”叶修让许博远先出门,然后关上灯,锁门,“路上到我那儿拿件衣服穿吧。”

“你还有衣服没穿啊。”

“……我看起来就这么适合节俭这个美德么。”叶修脚步都顿了顿。

“不是,看起来就有生活障碍。”许博远说。

“……我有衣服,换衣服,而且买衣服。”叶修重申他的清白。

“哇,大神会的我也会耶。”许博远毫无起伏地说。

“……”

 

走出网吧没多久,就到了上林苑。

许博远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排屋。虽然门口的花园现在只剩一片枯草,看起来怪荒凉的,但那也是排屋,不讲究生活条件的叶修和豪华排屋半毛钱都不搭。他简直可以脑补出叶修叼着烟边在合同上签字,边懒洋洋地说“不用了,我就是看中这儿近”的样子。

“你不会是看这里近,就买了个排屋吧?”许博远问。

“嗯?”叶修难得茫然地看着许博远,“这是兴欣的宿舍。”

尼玛……许博远想起自己在广州跟大春他们一块儿住的套房,当初还觉得比寝室好多了至少有独立卫生间,现在跟这儿一比简直就是宠物商店啊。

进了里面,许博远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了。好好一个大厅,十二台电脑围着圈放着,搞得好像随时要开什么会议一样,窗边放着两个单人沙发,中间夹着一个茶几,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塞满了烟头,窗帘拉得严严实实,显然是照顾房里这些夜行动物的习惯。

“果然是宿舍……”许博远摇摇头,把脑海里的水晶灯和西餐刀叉抹去了。

叶修带着外套从楼上下来了。许博远有点不好意思地穿上,就和叶修再一次出了门。

 

街上虽然看不到多少人,地铁站里倒是有不少,大多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红色的礼盒,拖家带口地前行。

许博远看着叶修买地铁票的侧脸,有些恍惚。

第一次被叶修叫出来的时候,他很是受到了惊吓。叶修平时不用手机是早就从八卦新闻里知道的,神秘形象嘛,但手机里的声音让人非常有想扁下去的冲动,应该是叶修大神无疑。许博远问了叶修手机的来历,竟然是黄少天大大的!而且叶修还叫自己一起看大神去!

于是许博远带着黄少天的纪念卡就过去了。

烤肉店的包厢里,坐着三个大大,叶修、黄少天和苏沐橙。

许博远恨自己没有带夜雨声烦的纪念笔记本去。

那天晚上,四个人边吃边聊,有黄少天在,席间充满了欢声笑语。最后被迫当逗哏的黄少天怒了:“叶修你妹,你也太狡诈了,平时吐槽也就算了这次有我粉丝在你还这么吐槽我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人性!”

叶修:“呵呵。那是啥,有烤肉好吃么?”

席散了,黄少天送苏沐橙回家,叶修和许博远沿着一盏盏路灯压马路。两个人在荣耀投入了太多的时间,因此也有太多的话题,这一聊就是好几个小时。

从这次之后,他们有时候在QQ上也会聊上两句。许博远开始觉得有个人生经验丰富,心又比较脏的前辈,可以提供很多意见,就把游戏外的事情也找他商量。一来二去的,叶修在他的好友列表里干脆就长期列第一了。

后来叶修又来广州找他的时候,许博远就当是网友面基,开开心心地就去了。

然后他猛然发现,原来叶修真的是来找他面基的。虽然不是很露骨,但是从动作和语气里,就是能若有若无地感受到一种暧昧。

许博远再次受到了惊吓。

后来叶修又来找过他几次。试探了几次,确定了许博远明白他的意思之后,叶修就没什么大动作了。许博远明白他在给自己时间。

而他,也在不知不觉中做出了决定,叶修的那一通电话,帮他确定了说出决定的时间和地点。

许博远的脸颊有些发烧,连忙找了借口去厕所,洗手的时候,他特意照了照镜子,又一次受到了惊吓。

身上这件外套,分明和叶修那件是一样的。在上林苑的时候,因为太黑了,许博远根本没注意外套长什么样。想到两个人就这样穿着一样的外套招摇过市,许博远就热出了一身汗。

用冷水激了好几次脸,好不容易把热度褪下去,一抬头却看见叶修站在自己身边。这下可以直接从镜子里看到路人看到的东西了,果然非常无法直视,许博远痛苦地揉了揉额头。

叶修笑得大狼尾巴都露出来了,在那儿摇啊摇的。

“……叶修你妹……”许博远转身就走,咬牙切齿地留下四个字。

“我没有妹,你可以问候下我弟弟,你肯定久仰他大名了。”叶修笑说。

许博远猛然回头:“你以前在嘉世叫叶秋的时候,别人问候你,你是不是特别事不关己,特别幸灾乐祸。”

叶修回以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

“……贱人……”许博远无言以对,只能把这两个字送给他。

 

走出地铁站,隔着一条马路就是西湖了。

三面环山,一面环城是西湖的特点,地铁站的出口又正好设置在城市边缘,一站在湖边,面对群山,仿佛进了游戏的副本一样,顿时就忘了背后还有个繁华的大都市。

湖面广阔,映着阴沉沉的天,衬得远处一条长堤带子似的跃向远方。南方阴冷的风吹不动湖边高大的梧桐树,倒是吹得一湖镜子似的湖水偶尔泛起光滑的波纹。

许博远站在这里,正在感叹,忽然看见一只水鸟优雅地在水面上滑翔,连忙回头招呼叶修也一起看。

叶修看着许博远开心的样子,不禁微笑起来,他想起第一次带着苏沐橙来西湖的时候,她也是这样高兴得大呼小叫的,什么都好奇,什么都高兴。突然就很想摸摸许博远的脑袋,于是他也就这么做了。

“干嘛啊。”许博远捂住脑袋,不好意思地说。

叶修笑而不语,只是看着许博远。他穿着自己的外套,顶着一头被自己揉乱的头发,鼓着腮帮子喃喃抱怨自己不知所谓的样子,真的让人很有冲动……亲下去。

许博远抬头看着叶修,看着他唇边没刮净的胡渣,看着他黑亮的眼睛,心突然开始砰砰乱跳。

气氛暧昧起来。

叶修兴奋了。为了研究这个BOSS,之前这么多次下副本,看样子是终于找到他的弱点了,这次可以推成功了吧,看样子今天晚上首杀记录就可以到手了,马上就要迎娶蓝富美,上个小电视,走上人生巅峰……

许博远看着他,微微启唇。

叶修从善如流,轻轻俯身。

“断桥怎么走?”

“……………………哈?”

“嗯……我想去断桥看看。”

叶修无奈地看着许博远,他的脸颊还是粉红的颜色,怎么就问出这种游客问题……

看样子还是要按照老计划,晚上单独相处之后,断绝一切干扰才好继续。

唉,难道是BOSS抢太多了影响幸运值么……刚刚看起来明明是个机会的……

 

天愈发阴沉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连风也刺骨几分。叶修紧紧外套,转头看看许博远的情况,却见他把外套的拉链给拉开了。

“你不冷么?”叶修问。

许博远低着头不看他:“不冷,还有些热。”

叶修嘿嘿地笑了,看到许博远对刚才的一幕不是毫无感觉,他就满足了。

不过衣服还是要穿好,他伸手抓住许博远的衣服下摆,帮他拉好了拉链:“风挺大的,热也别敞着。”

“嗯。”许博远连耳朵都红了起来。

断桥离地铁站不远,五分钟就到了。

“这里就是断桥了,连着断桥的是白堤。夏天这里有很大一片荷花,特别好看,下次带你来。”叶修扮演着临时导游,边回忆昨天从网上搜到的照片边说。

许博远走到桥顶。断桥意外的长,桥顶已经离岸边有一些距离了,桥上的栏杆不高,站在桥边有一种被湖水包围的感觉。背后的山上弥漫着雾气,还可以看见一座古朴的塔面向湖水,高高耸立。再加上这断桥有的一段断桥相会的故事,确实是个浪漫的地方。

他转身,看到叶修正靠在栏杆上,低头看着湖水轻轻拍打着桥身。他没有什么表情的脸看起来无比认真,长长的睫毛不时忽闪一下。

许博远想起他第一次看着叶修感觉到自己心跳的时候,就是差不多这个表情,他看着他认真地推副本的侧脸,怔怔地忘了操作。

一时间无话。

叶修正在那儿看有没有鱼经过,他记得有的时候断桥边会游过来巨大的锦鲤,金红色的鳞片会反射太阳光,他觉得许博远没准会喜欢。

正脑补许博远的表情呢,背后突然传来接近的脚步声,叶修回过头去,正好看见许博远扭捏地停下了脚步,双手抓着外套的下摆,穿着大了几分外套的他,看起来小了好几岁。

萌啊。叶修心里突然钻出个缩小版的老魏,猥琐地搓手。好想看看他小时候的照片啊。看他现在被风吹得红扑扑的小脸蛋儿,啧啧啧。

许博远终于抬头看向叶修,眼里带着几分坚决的神情。叶修一愣,正要问,就听见许博远沉稳的声线。

“叶修,我喜欢你。”

叶修的手一下就麻了,心跳骤然加快,都能感觉到脑血管直径扩大了一倍之后传来的血液流动的声音。他张开嘴想说点什么,才发现自己竟然都忘了呼吸,仿佛一吹气,眼前这个可爱的小人就要随风飘走似的。他连忙猛吸一口凌冽的西北风,刺激得他咳嗽起来。

许博远慌忙上前帮忙拍背。他自己也紧张得够呛,就上前这两步差点都左脚绊右脚。

近距离一对视,两个人都闹了个大红脸。

叶修也不知哪来的赐福,突然捉住了许博远的手,慎重地问道:“真的?”

许博远点点头。

叶修一把抱住他,嘴几乎要咧到耳朵根去。他突然发现这感觉很好,游戏里得到什么东西可没办法像这样抱在怀里,满满当当的。

许博远红得透明的耳朵就在眼前,叶修凑过去,语无伦次地说:“我……你怎么可以抢怪……我都要开怪了,怪自己跑过来把我秒了像话吗。我从来没……感觉好像搞活动的时候,我站那儿什么也没做就拿了榜单第一,掉下来一堆圣诞礼物把我埋了。”叶修又推开他,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遍许博远的脸,然后猛地亲了他一下。

许博远也笑,边笑边捅叶修:“快说。”

“我喜欢你,当然当然。”叶修忙道,“哎你这一句把哥准备了这么久的表白衬得一点意思也没有了。”

许博远得意啊。难得他有抢先的机会,这感觉真的太美妙了。

“哎哟我的心脏。”叶修突然捂着胸口蹲下去。虽然知道大半是夸张,许博远还是跟着蹲下去看他的表情。

啾。先是轻轻地接触,退开一些距离之后,再重新亲吻上去。叶修轻咬许博远的下唇,再用舌头安慰他,充满弹性的触感让他辗转不放。

一吻终了,叶修眯着眼看着许博远笑:“年纪大了,心脏不行了,得来点救心口服液。”

许博远红着脸撇撇嘴:“你心本来就脏得不行,救不了。”

“那是还没到疗程,不要急,慢慢来嘛。”

许博远正要反驳,却被冰了一下。抬头,不知何时,北风中开始夹杂着些许洁白的轻盈。

“下雪啦。”许博远兴奋地叫了一声。他一直生活在南方,记忆中从来没有见到过下雪,此时看到,更是锦上添花。

叶修拍了拍许博远头发上的雪花,也笑了。

欢迎你来。

                                                                                                                                                                 END  

评论(7)
热度(97)

© 岭意宜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