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意宜灵

関ジャニ∞紫担/兴欣男神教教徒/缓慢捡起丢失的笔/叶蓝/我这简介也是略乱我自己都看不懂

[晨赫]日常系列2.下雪了

我知道我比较lag……现在才写微博梗……因为过年三次元任务繁忙……

这篇文的任务也终于定下来了,会尽量和现实时间线重合,在正主不太有消息的时候,会同时把前面的部分也补齐的。

感情线可能会偏暧昧,但是全文完结前,会是一个HE的。

估计会挺长的,tag的话就定成 #晨赫《日常》 吧。

谨以此文,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


今夜的北京特别难熬。

又是一场大夜戏,羽绒衣大棉裤外加一个小太阳都抵挡不住的寒意让陈赫在等戏的时候分外无聊,因为他把手塞进热水袋里就不敢拿出来了,连手机都玩不了。

“好无聊啊……”陈赫喃喃道。他连正常音量都放不出来了,因为讲话前要吸气的,吸气也好冷。

“卡!”导演一声令下,周围顿时一片嘈杂。陈赫回头看了一眼,艰难地用屁股拖动椅子,在小太阳前让出了一半的位置。

李晨从布景里走过来,一旁的助理忙给他披上羽绒服,他搓着手凑到小太阳边上烤上了火,才觉得浑身的僵硬缓和了些许。

陈赫扭头看李晨,眉毛眼睛都没精神地耷拉着,眨巴眨巴小眼睛显得分外无辜。

李晨每次看到这个表情就会忘记陈赫是个年近30的男人,总是代入什么路边的小猫小狗的样子,很小心地轻声问道:“怎么啦?”

“烟。”陈赫言简意赅道。

路边的小猫小狗显然不会向路人要烟抽,于是李晨眼里的小狗狗泡沫“啪”地破碎了。他直起身掏掏口袋,从羽绒服里摸出一包烟来,递给陈赫。陈赫还是用那副表情看着他,默默地张开了嘴。李晨就只好往他嘴里塞一根,再敬职敬业地替他点上火,期间陈赫连一根手指头都没动过。

叼上了烟,陈赫从嘴巴一角吐出一股蓝色的烟气,伴随着一声叹息消散在空气里。

李晨见不得人叹气,伸腿踩了陈赫一脚:“干嘛呢,福气都跑了。”

陈赫垂下眼:“太冷了,不开心。”

李晨思考了一下这六个字是并列关系还是因果关系,后来觉得这个关系没准陈赫自己都说不清楚,问出来也是添堵,就咽下去了,咽完他也很想叹气,为了不拆自己的台,又咽了一口叹息,直接把夜宵的量也给吃饱了。

于是两人之间出现了一阵沉默,好在很快,化妆就跑过来给李晨补妆,助理递过一壶水,顺便帮他整理一下衣服。

李晨被两个人结结实实地挡住了视线,只能看见陈赫的鸡冠头和熊型热水袋的手脚什么的偶尔从人缝中露出一个边角,却是半天都不动弹一下的样子,有点担心地不顾化妆的抗议伸长了脖子去看他,却见陈赫是抱着热水袋呆呆地看向自己。

四目相对,陈赫对李晨轻轻钩了下唇角,可能是看懂了李晨满脸担心,他又使劲笑笑,扬扬下巴示意他身后的化妆拿着吸油纸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化妆也十分配合,一脸“探监时间结束”的晚娘脸孔,拿着吸油纸就把李晨的脸转向了他的方向。

李晨出声抗议道:“你怎么对我这么粗暴。”

“粗暴吗?”化妆一把拍在李晨的前额,“我一直觉得我很温柔的。”

李晨吹了一口气,那张吸油纸仿佛符纸一样粘在那儿纹丝不动,倒是假发的刘海配合地显出一丝飘逸。

“晨儿你都被贴上符了就乖乖坐着别动。”助理很郁闷地拿出一把梳子帮他整理刘海。

李晨哈哈哈地笑着,做出斗鸡眼地怪相来。

助理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手底下的梳子剑走偏锋,把假发整个带歪了,本来顶在头上的鸡窝这下真变成了一个鸡窝,乱糟糟地戳在李晨头顶。

这下在边上偷偷围观的众人一起爆发了响亮的笑声,李晨干脆站起来很high的样子不协调地扭动了几下,把气氛掀上另一个高潮。

——顺便低头瞄了眼那个鸡冠头的天才,看到他也跟着气氛露出了那颗雪白的大门牙,李晨就觉得刚才的卖力表演有了意义,好像得了奖赏一样一扬头,把假发甩到头顶后面坐下了。

化妆笑得有点抽搐,拿走固定假发的长尾夹的时候总是会扯到李晨的头发。开始李晨还忍忍,可是痛的次数多了他也受不了了,提醒化妆说:“你怎么还是对我这么粗暴阿?”

“什么叫还是,我不是一直都对你这个样子么。”化妆手里不停,嘴里反驳道。

“我刚才都这么努力取悦你们了,怎么都不能换来一点特殊待遇。”说话间李晨的头发又被扯掉一根,他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唉小心我还没娶老婆呢就被扯成秃头了。”

化妆挑眉道:“你刚才少high一点就不必吃这种苦头了。”

李晨郁闷:“我不都是为了现场气氛嘛。”

化妆正摘下他的假发,闻言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一言不发地继续他的动作。

李晨吐槽道:“你要把话咽下去也不用做得这么明显吧......我都看到话卡在嗓子眼儿了。”

化妆怒道:“我好不容易把话咽下去了你还想叫我吐出来不成。”

李晨投降:“好好好,你慢慢消化,不吵你了。”

化妆翻了一个白眼,手里动作倒是利索起来了。

这时候场记跑过来:“李晨老师陈赫老师,37场麻烦二位准备一下。”37场是一场深夜跑步戏,也是今天最后一场戏,拍完就可以收工回家睡觉了。

李晨应了一声,又问:“哎,雷大爷呢?”

“刚才往那儿去了。”陈赫用整个热水袋指了下方向。

场记往那个方向跑走了,化妆也正好搞定了李晨的假发,李晨就站起来活动活动身子,还顺便把陈赫也给从椅子里拖了出来。

“你知道自己有腰伤,就得每次运动前好好热身。”李晨说。

陈赫拢着热水袋无精打采地跟着扭扭屁股扭扭腰,比高中生做课间操还敷衍。

李晨觉得他今天的态度已经超越了一般的不开心,有点怕他之前的心情又变回来,就拍拍他的肩膀,给他一点鼓励。

陈赫垮着脸很给面子地哭诉起来:“晨哥为什么北方的晚上这么冷……你们都是这么熬过来的吗?”

原来真的是因为这个?!李晨啼笑皆非地在心里做了个晕的姿势——这姿势也是跟面前这位表情天王学的,说:“我们有暖气,一般大晚上的也没什么人出门。”

陈赫很同情地说:“那你们过年放鞭炮的时候一定鼓起了一生的勇气吧。”他还给自己的论点加上了论据,“我穿着羽绒服都觉得在裸奔。”

“不过天气预报说今天会下雪。”李晨说,“下雪前确实会特别冷一点。”

“雪!”陈赫终于来了点精神,“一切不以下雪为目的的降温都是耍流氓!”

“三个奶爸准备——”那边导演喊主演到场了,李晨赶紧再说一句:“陈赫你赶紧的做准备运动,不然到时候你就直接跑着进医院好了。”

陈赫脱下外面罩的羽绒服,整个人都哆嗦起来,连忙伸胳膊伸腿地认真做起了操。

田雷这时候也走了过来,看到陈赫的自制广播操,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陈赫你这是冷疯了啊?”

“冷疯了呀。”陈赫说,“都抽筋了。”说完把广播操改成了抽筋舞。

田雷简直了,认真地对陈赫说:“作为一个话剧演员,要有肢体管理。”

陈赫说:“太冷了,管理系统冻住了。”

田雷一本正经地说:“冻住了好办,我们一般是浇开水。”

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在他们俩背后响起:“冻住了好办,待会儿轨道铺50米你们跑5000米就行。”

陈赫田雷吓得同时回头,只见导演沉着脸站在他俩背后,他俩怒视李晨,李晨在导演背后无奈地用口型说:你们不看我啊……

 

经过跑男三个月的拍摄,跑戏简直成了陈赫最熟悉的科目,所以这一条过的时候,他连汗都没出。

监视器后的导演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嗯,不错。特写机位再跟一次。退回原位,各单位准备,再来一次!”

主演三个人携手往回走。

田雷打趣道:“哎,我看陈赫你应该倒找跑男钱。就你这身板在跑步上竟然能赶上我们俩,就至少值一期的健身卡!”

“我什么身板!我这可是标准的男人身材!”陈赫冷哼一声,“这点运动量还不够我热身的。”

李晨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陈赫吹完牛的时候都会对视线很敏感,或者说他一直期待着谁能来吐槽,所以他非常准确地捕捉到了李晨的视线。

“怎么了?”陈赫挑眉问道。

李晨决定不从宅男余峥角色里跳出来,所以只是摇了摇头。

田雷笑嘻嘻地说:“晨哥不忍心打击你。”

陈赫哈哈一笑:“雷大爷我告诉你,张一男可是全剧最年轻的人物,你们一个艺术家天天昼夜颠倒,一个程序员天天加班,年纪又都比我大10岁,论体力必须没人比得上我。”

田雷正色道:“对,这是问题。我明明比你小一岁,为什么角色比你大10岁?”

陈赫得意地笑了:“对呀,为什么呢雷大爷?”

“那只能说明我比你成熟比你睿智比你有男人味。”田雷摇摇头,“唉,长得太帅也是困扰啊。”

“哼,明显是我看起来比较青春活力富有激情,人生都比你长十年!”见李晨在一边一直没说话,陈赫很习惯地问了他一句,“对吧晨哥。”

“男人,要在合适的年龄阶段做合适的事。”李晨缓缓道,“比如37岁演37岁的角色。”

“欠揍!”陈赫和田雷默契的二重奏。

“张一男夏峰!”导演愤怒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来,“有完没完!”

陈赫连忙跑着就位,侧身在镜头外悄声抗议:“为什么没有你余峥?”

李晨答道:“可能年龄上不说谎的男人看起来也比较能信任。”

田雷在李晨另一边站好,也悄声问道:“为什么峥哥你这么想吸引某人的注意?”

李晨坦然地看了他一眼,笑笑没说话。

导演在镜头后面愤怒地喊了一声:“等一下!下雪了!”

“下雪了?!”陈赫惊喜地抬头望天,在现场补光灯的照射下,稀稀拉拉的白色飞絮显得格外明显,它们不紧不慢地从天而降,划过灯光的范围,最后在一片寂静中融化于地面。

陈赫心中说不出的兴奋,虽然这几年不是没见过雪,但是完全没办法弥补前半生一次都没有看到过的缺憾。他很幼稚地偷偷伸出舌头,想接住一片上天的礼物。

李晨在一旁注意到了,边笑边想,你这样的去演90后,还是很有说服力的。

导演可不管他们在那儿开心,他现在心情十分不好:要是不赶在雪变大之前完成这个镜头,今天晚上拍的戏可能都要报废。他恶狠狠地说道:“小七把机子给我推过来!各部门准备,半分钟内给我就位!!都TM动起来!这条要是不过,今天就全体通宵!”

三人身边顿时蹦上来几个人,擦汗的擦汗补粉的补粉,又同时一下跑远了。

“action!”

导演一声令下,三人向前跑去。年轻的张一男跑在最前面,余峥和夏峰在后面焦急地跟着,外面天寒地冻的,他们的心里记挂着小小的婴儿,谁也没在乎凌冽的寒风,恨不得插上翅膀,直接飞到孩子身边。

“过!”导演长出一口气,全体摄制组都放心了。

陈赫站在原地喘气。雪似乎也在等这个过字,一下子就飘大了,从原本的盐花变成了鹅毛,速度却快了不少。陈赫抬头看着路灯下的雪花,觉得世界都在一种轻柔的荡漾中沉静下来。

“冷不冷?”李晨走到他身边,摸了下他的手。虽然跑了两回,额前都微微出汗了,陈赫的手还是冰凉的。

陈赫抽回手塞进口袋里,还是保持着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的姿势说:“待会儿就热了。晨哥,这雪明天能积起来么?”

李晨于是也看着那盏路灯说:“能吧。北京的雪基本上都能积成的。”

“这好像是我今年看到的第一场雪。”陈赫说。

“嗯。”李晨点点头。

两个人在那儿看着灯下的雪花想心事。

李晨希望新年能有新气象,他现在无比盼望春节的到来,总把期望寄托在新年带来好运上。

陈赫在想,拍完这部戏,应该能放一个很长很长的假了,今年应该不会再抱怨一年只有十天假期了。想到这儿,他胸口一闷,忙转移注意力去看远处的工作人员。

今天收工了,那边一群人正忙碌地收拾着东西,暂时没人过来。雪模糊了视线,繁忙映衬着身边的寂静,陈赫紧紧脖子上的围巾,偷偷看了李晨一眼,又去看脚下的柏油路,脚有点酸,他就蹲了下去。

再多呆会儿吧,他想。

李晨的目光随之下移,看到陈赫喷了发胶的头发上已经沾了不少雪花,习惯性地要为他拂去,却又住了手,脑海中浮现出以前在某个言情小说里读到的句子。

再等等吧,他想。

傻子看不到,回去偷偷发条微博。他又想,窃窃笑了。

                                                                                               永远的TBC

评论(6)
热度(13)

© 岭意宜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