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意宜灵

関ジャニ∞紫担/兴欣男神教教徒/缓慢捡起丢失的笔/叶蓝/我这简介也是略乱我自己都看不懂

【晨赫】《不告而别》番外 · 告别 (时间旅行梗)

那堪夜雨:



番外·告别


 


    其实李晨并不是没有去过未来。


 


    虽然他绝大部分的时间旅行都指向过去,他也确实乐在其中,但是有那么一次,他到过未来。


 


    长年在不同时间点之间的跳跃让他积累了一些经验,比如怎样迅速得知当下的日期,比如怎么做才能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比如当落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时,他该如何找到回家的路。


 


    因此,在到达未来之后不久,他就确定了现在是2018年7月29日,这里离他和陈赫的家,只有三条街的距离。


 


    大概走了半个多小时也就到了。他上了楼,走向那道熟悉的门,暗暗祈祷着五年后的他们没有搬家,也没有改变藏备用钥匙的地方。


 


    果然,他在地毯下面找到了钥匙。


 


    当时陈赫说要把钥匙藏在地毯底下,而他觉得放在这儿太容易被发现了。陈赫理直气壮地反驳:“你懂什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可他知道,经常忘带钥匙的陈赫只是懒得把钥匙藏在难找的地方。


 


    他顺利地打开门,家里空无一人。怀着一种既心安理得又像是偷窥的心情,他缓缓踱着步打量四周。客厅、餐厅、厨房、浴室、卧室……房间里的陈设似乎一点都没有变。


 


    五年了啊,他想。未来的他们难道真过成了老夫老妻,连家里的东西都懒得换了?


 


    他看了一会儿,还是回到客厅,坐在了沙发上。


 


    分针整整转了两圈,李晨觉得再等不到人,自己就算白来一趟了。就在这时,他听到了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


 


    他站起身,猜想着回来的会是陈赫还是他自己,眼底不自觉泛起笑意。


 


    开门的是陈赫。


 


    李晨在看到他的一刹那,恍惚了一下。五年后的陈赫头发长了,下巴冒出些胡茬,也不像往日那样时时刻刻都带着笑容了,整个人看起来……少了生气。


 


    而陈赫在看到他的一刹那,彻彻底底地怔住了,定格一样僵在原地,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只有急促的呼吸证明他还能动。他的胸膛剧烈地起伏,像头晕眼花、缺少氧气的人一样拼命地呼吸,脆弱得仿佛下一秒就会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然而下一秒,陈赫扑了上来,死死地抱住了他,怎么也不肯松手。


 


    李晨吓了一跳,拍拍他的后背:“怎么啦?”


 


    陈赫把脸埋在他肩窝里,滚烫的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他的喉咙被看不见的东西死死堵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李晨看不到他此刻的表情,只能安抚地揉揉他的脑袋,等他开口说话。


 


    过了很久,李晨才听到他闷闷的声音:


 


    “没什么,就是……有点想你。”


 


 


    李晨劝了好久,陈赫才终于放开手,两个人面对面地坐下。李晨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只是摇摇头:


 


    “‘你’又去参加环塔拉力赛了,好几个月都不回来。”


 


    李晨这才松了口气,敲了一下他的额头,“几个月没见,弄得跟生离死别似的。以后别这么吓人了啊。”他低下头整整衣服,才发现身上有些水渍。


 


    陈赫笑得一脸无辜:“晨哥,外面下雨,我没带伞。”


 


    他在心底庆幸刚才确实飘起了蒙蒙细雨,打湿了他的头发和衣角,他才能把那片泪痕遮掩过去。


 


    “坐着别动,我给你擦头发。”李晨起身去浴室拿毛巾。


 


    回来的时候,陈赫已经在沙发上乖乖地盘膝坐好,后背对着他,还不忘回头对他做个鬼脸。他走过去,像十七年前那样,温柔而缓慢地拭去他发间细小的水珠,氤氲的水汽缠绕在指掌之间,洇着些浅淡的惆怅和浓郁的缱绻。


 


    陈赫往后一靠,像只慵懒的大猫似的在他胳膊上蹭了蹭,一双眼睛弯成波光粼粼的月牙。


 


    李晨下意识地就想吻上去,却有些避忌。毕竟眼前的陈赫属于未来的自己,而现在的他只是个过客。


 


    陈赫眨了眨眼睛,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


 


    “想做什么就做吧,反正我是你的,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


 


    于是李晨微微侧过身,俯下去,给了他一个深切缠绵的吻。


 


    在这个温热的亲吻里,陈赫的泪水不断从脸庞滑落,静默无声地滴在手背上,竟然砸得生疼。


 


    在两人的唇舌依依不舍地分开之后,李晨睁开眼睛之前,他抹掉了脸上的泪痕。


 


    “我该走了。”李晨低低地说。


 


    “嗯。”陈赫垂眸,点了点头。


 


    李晨转过身,一步步地走向门口。


 


    “等一下。”陈赫忽然喝止,快要拉开门的李晨回过头来,“你能不能……跟我说句再见?”


 


    李晨哑然失笑:“为什么要说再见?”


 


    “你每次出远门都急匆匆的,从来没跟我好好说过一句再见。”陈赫嘟起嘴,他的生气总是带着点撒娇的意味。


 


    “好吧,那我弥补一下。”李晨拿他没办法,无奈地笑笑,倚在门口冲他摆摆手,“再见。”


 


    陈赫坐在沙发扶手上望着他,眼睛被灯光照得亮莹莹的。这一瞬间,他乌黑的眸子里只映着一个人,就好像这个人是他的生命,是他的全世界一样。


 


    “再见。”


 


    李晨扬起嘴角,慢慢慢慢地消失殆尽。


 


    整间屋子又安静下来,仿佛刚才的不速之客只是个幻觉。


 


    这样很好,陈赫想。他终于得到了他要的告别。





评论
热度(74)
  1. 岭意宜灵那堪夜雨 转载了此文字

© 岭意宜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