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意宜灵

関ジャニ∞紫担/兴欣男神教教徒/缓慢捡起丢失的笔/叶蓝/我这简介也是略乱我自己都看不懂

【三马鹿】夏

LOVE MY 太太!😭

WorkPersonality:

写在前面:


·少年时期的三马鹿


·无cp倾向


·OOC


·送给 @岭意宜灵  的!就……就是大概达不到期待的水平orz


·具体来说就是总觉得自己写了个情景短剧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请


——— 以下正文 ———





七月底,恰巧是一年中最热的时间段,太阳就像是烤箱里烫得发红的加热管一样,将热量丢向地面,在让地表热得像是煎鸡蛋的平底锅一样的同时,还让远处的景物也扭曲成了海市蜃楼。


抢在木棒上最后附着的一块水蓝色的棒冰滴下融化的糖水之前,涩谷把它咬进了嘴里,那块冰带着清爽的甜味,马上就化成了像是被冻过的果汁,再被他咽了下去。


“啊——”


他有些烦躁地拨弄了一下因为太短扎不进辫子里只能黏在后颈上的头发,皱着眉头,拖着有气无力的长音,一边往和自己背靠背坐着的那人身上仰,一边抱怨道:“好热……”


坐在他背后的人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一个没注意,大半个冰棒就都从木棒上掉了下去,重重摔在地上,裂成了几瓣。


“啊!”那人发出了一声短促的,不知所措的惊呼。


“而且好无聊……”


像是没听到身后的动静,涩谷闭上了眼睛,扯着嗓子继续抱怨道。


“呜哇……”他身后的那人就这么拿着棒冰的木棍,看着地上都化出了一滩水的冰块,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什么啊?”涩谷小幅度地偏过头,似乎因为是那人迟迟没给他回应,所以他看起来心情更不好了。


“subaru,我去买一下纸巾!”似乎终于考虑出了个解决方案,这么打了声招呼,村上就站了起来,跑向了他们之前买棒冰的那家杂货店。


“等——”而涩谷猝不及防,还没来得及坐正村上就跑走了,于是他就顺着惯性摔在了那个球型的板凳上,还撞到了腰。


那板凳的形状太麻烦了,涩谷在那挣扎了好几下都爬不起来,被在旁边的游乐设施玩的小孩子看到了,便围过来看着他笑。


涩谷啧了啧舌,捏着木棒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似乎是想让他们离自己远一点。


“笑毛笑!”他甚至都带出了不良一样的卷舌音:“能不能拉我一把!”


那群小朋友笑完了,还是七手八脚地把涩谷从那个半圆形状的板凳上拉了起来。一边拉还一边在那七嘴八舌地说着“大姐姐你好笨哦”。


“大什么姐姐。”好不容易重新坐好,因为方才的动作又出了一身汗,还听到了这样的嘲笑。涩谷的心情更差了:“我是男的。”


“骗人!”那群孩子里还有几个大声地呛了回来。


“哈?谁?谁说的?”涩谷挑了挑眉,抱着双臂站了起来,用颇具威胁性的口气说道:“出来,我们去厕所。”


大概是因为涩谷的气势太凶了,那群孩子哇地叫了一阵就一哄而散。


而这时,那边跑去买纸巾的村上终于回来了,正巧看见一群围着涩谷的孩子四散逃跑的场景,一脸摸不着状况的样子。


“怎么了?subaru你干什么了?”他好奇地问道。


“你干什么了啊?”涩谷转过头看向罪魁祸首:“干嘛突然之间就跑走了。”


“因为刚才棒冰掉下去了,我就想着要把它捡起来……”村上老实地回答道。


“那你买纸巾有什么用啊,你看那里现在都是蚂蚁。”这么说着,涩谷就指向了刚才村上坐着的地方的地面。


顺着涩谷的指向看过去,还没有完全融化的冰块旁边的确是围了密密麻麻的黑色蚂蚁,毫无防备的村上看得背后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连忙往后退了几步,企图离那远一点。


站在那思考了片刻,村上看向涩谷,一脸认真地说道:“我们走吧。”


“那是你弄掉的呀,还是负责地捡起来比较好。”


虽然它都快化完了。


带着有些不怀好意的笑容,涩谷这么说道。


村上的神情一下子就变得纠结了起来,苦恼地耷着眉眼,似乎是觉得涩谷说得对,可是却又极其不想去接近那群蚂蚁。


“说到底你在刚掉下去的时候用手捡起来再去洗个手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要去买纸巾?”


涩谷继续补刀道。


“恩,也是啊……”村上的应答听上去非常提不起劲。


“现在要怎么办?”


“恩……”


村上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猛地抬起头,像是下了什么天大的决心一样,撕开了刚才买的纸巾的包装,从里面抽出一张来,就朝掉着棒冰碎块的地方走过去。


见他真的要去捡,涩谷愣了一下,然后连忙拉住他的手,说道:“你……你是不是傻啊,也不用真的去啊。”


“不行,那样太不负责了。”


不顾涩谷的阻止,村上还是走了过去,用一种仿佛要去壮烈赴死的气势蹲下身,脸上的表情都皱成一团了,可还是艰难地用纸巾捡了那些化了大半的棒冰碎块,然后他用仿佛是在参加世界赛跑大赛一样的速度冲去垃圾桶旁将手里的东西丢了,再用同样的速度冲去了杂货店,甚至是带着哭腔地问店主的婆婆能不能让自己洗个手。


涩谷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完成了这系列的动作,然后有些无奈地扶住自己的额头叹了口气。


分寸真是不好掌握啊。




横山结束了当天的打工,在约好的河堤边见到涩谷和村上的时候,觉得有点不太能理解他们的状态。村上站在那,眉头轻轻皱着,眼睛似乎也有点睁不开的意思,看上去委屈得不得了,而涩谷则一脸的无奈,朝横山摊开了双手,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


“怎么了你?被人欺负了?”揉着自己的头发,横山问道。


村上摇了摇头,否定道:“没。”


“那你干嘛?”


村上似乎是想要解释,可是话还没说出口就打了个寒颤,看上去整个人更不好了。


见从村上那大概是了解不了事情的实况了,横山便将视线转向了涩谷。


涩谷叹了口气,大概是站累了,就先坐去了草地上,清了清嗓子后,才把上午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当然,略去了自己的那一段。


“呜哇……”尽管涩谷没有详细地描述那究竟是什么样的,可是横山还是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随后露出了非常嫌弃的表情:“你干嘛还去捡啊,那里有人打扫的吧,晚上有喝醉酒的大叔在那里吐了都会被打扫干净。”


“你别说更恶心的东西了好吗,我都不想去那了。”涩谷皱着眉头抗议道。


“但是啊,那个毕竟是我弄掉的东西,什么都不做也不好吧?”村上抱着膝盖,声音含糊不清的:“可是蚂蚁真的……”


“yoko你知道吗?那个地方真的是爬满了蚂蚁,而且hina还说他隔着纸巾——”


“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啊!好恶心啊!”横山连忙打断了涩谷的补充说明,不知道是要甩走什么一样地甩了甩手臂。


“不,因为,就我和hina共享了这种感觉也太不公平了。”涩谷眨着大眼睛,看上去非常真挚,然后又和村上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对吧?”


“对什么啊!呜啊真的好恶心……”


这么嚷嚷了一会后,三人也安静了下来,不发一言地看着眼前映着阳光的湖面。


河边现在没什么人,也没什么风,纵使是在阴影下,人也还是被一团无法挣脱的热气包裹着,哪怕不动,汗也会冒出来,然后被身上穿的衣服吸走,完全感受不到一丁点的舒适。


这种时候应该是要找间开着冷气的凉爽的房间呆着才比较好,可是他们却完全没有要从河堤的草地上站起来的意思。


最先打破这种沉闷气氛的是涩谷的一声叹息。他伸了个懒腰,就向后仰躺在了草地上,眯着眼睛看着天空,感慨一样地说道:“真是无聊啊。”


“恩。”村上点了点头,这么应道。


“而且好热。”


“所以都让你把头发剪短一点了。”横山说道。


“不要。”涩谷立刻拒绝道。


“说起来,yoko的打工还顺利吗?”偏过头,村上问道。


“顺利……也没什么顺不顺利的,就这样吧。”犹豫了片刻该怎么回答,横山最终还是糊弄了过去。


“没有再砸中自己的脚了吧?”


“那次只是我手滑而已,你要揪着说多久!”


“而且那家烤肉店还涨价了……”非常顺畅地接上他们的对话,涩谷嘀咕道。


“诶?”横山和村上动作统一地扭头看向了他,一脸不可置信。


“真的?为什么?不是说不会涨价的吗?”横山满脸都是人间不信的神情。


“好像是换那个爷爷的儿子当店主了,觉得爷爷定价太低了不划算,所以就涨了。”涩谷说明道。


“那以后没办法去吃了?”村上瞪大了眼睛,问道。


“那是……涨价了之后跟那一个价位的还有更好吃的店,没必要非去那了。”


“本来明明又便宜又好吃,又要找别的地方了?”横山索性也向后仰,倒在了草地上,向左滚了一圈后,冲着村上说道:“呐,hina,你要不要想个一夜暴富的办法然后请我们吃大餐啊?”


“哪里来的这样的办法啊……”村上无奈地回了他一句,又叹了口气,碎碎念道:“又没有工作……”


这句话说完后,他们沉默了几秒,然后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怎么样才能有工作呢。”双手十指交叉枕在脑袋后面,比起是在发问,更像是在感叹那样,横山说道。


“说不定永远都不会有了。”侧过身,涩谷这么答道。


“诶?真的?”村上露出了惊恐的神情,充满了不安地问道。


涩谷睁了一只眼看他,然后伸手拍了拍他,安慰道:“你别真信啊,笨蛋。”


横山看了他们一会,便又向右滚了一圈,离他们近了些后,就从口袋里摸出了三颗包装颜色不同的糖,自己留了一颗,把剩下两颗递给了他们。


虽然有些不解,村上还是接了过来,涩谷看了他手上的糖一会,就自己伸手去拿了右边的那颗。


“这是啥?”涩谷眯着眼睛分辨包装纸上的字。


“梅子糖,工地的前辈送给我的。”横山这么说着,撕开了包装。


“梅子糖?啊……这个很酸的。”涩谷说道。


“不会,这个很甜的。”


“yoko你味觉还行不行,梅子不就是酸的吗?”


“糖是甜的啊,不信你尝尝。”这么说着,横山就把糖送进了自己的嘴里。


“真的假的?”半信半疑地,涩谷也撕开了包装。


看着涩谷把糖丢进嘴里,横山像是要寻求他的共感一般地问道:“对吧?很甜吧?”


皱着眉头细细品味了一会,涩谷露出了有些惊讶的表情,点头说道:“真的哦,好甜。”


然后两人同时看向了坐在他们当中的村上。


“你也吃吃看啊,hina。”横山转移了说话的对象。


“挺好吃的。”涩谷摆着非常严肃的神情说道。


原本视线在他们两个之间来回转的村上突然被点了名,先是愣了愣,然后露出了为难的神情,说道:“我不喜欢吃糖……”


“这可是我辛苦劳动换来的糖,你打算用你不喜欢来否定我的努力吗?”随口扯了个歪理,横山如此劝说道。


“就是啊hina,这可是尝起来有yoko努力味道的糖。”涩谷也帮腔道。


“那是什么味道啊!”也不知道是涩谷的话哪里戳到他的笑点了,村上眼睛都笑弯了,还露出了八重齿。


“快点吃。”


在横山催促下,村上便“好好”地应着,撕了包装纸后便毫无防备地把糖送进了嘴里。


半秒后——


“这不是超级酸的吗!”


村上的脸都酸得皱在了一起,可是他又不能吐掉,只能努力迅速地将那颗硬糖咬碎咽下,缓了好一会嘴里的那股酸味才有所缓解。他转过头去看了看两边的人,发现他们早就抱着肚子滚成了一团,笑声几乎比他刚才的怒吼还要响。


“什么啊……”无奈地,村上这么抱怨道:“而且yoko你明明不会吃酸的啊,你们怎么吃下去的?”


“那个包装都不一样,是不一样的糖啊hina,为什么会没有发觉的?”擦着笑出来的眼泪,涩谷问道。


“谁会去注意这个啊!”


“hina你……你刚才的反应简直是满分啊!不能更完美了。”由于还在笑,横山的话断断续续的。


“干脆我们以后去表演漫才吧,你看连段子都有了。”也不知道是在说笑还是认真的,终于笑够了的涩谷一边喘着气一边提议道。


“哦,这也挺好的。”横山也没有否决他,而是笑着给了回应。


“诶,我非得当这种角色不可吗?”尽管知道他们只是在开玩笑,村上还是认真地提出了异议。


“不是挺合适的吗?对吧,yoko。”涩谷看向横山的方向,这么反问道。


“‘这不是超级酸的吗’!”模仿着刚才村上的样子,横山吼了一句。


“你是白痴啊,为什么还要重复一遍。”虽然被横山的模仿逗笑了,村上还是抬起手往他脑袋上拍了一记。横山也没躲,在他拍完自己之后顺势抓住了他的手腕把他往下拉,村上完全没有准备,一下就倒在了草地上。


“你干什么啊!”


“草地比较凉快,坐着太热了。”横山解释道。


村上原本还想反驳些什么,但事实好像的确像横山说的那样,身下的草地温度的确是偏低,躺着比坐着舒服多了。


于是他也不再说话,乖乖躺在那看着天空。


“啊——我想喝弹珠汽水。”涩谷拉长了音说道。


“那就去买啊。”横山回道。


“还有烤肉。”


“等发工资了再去吧。”


“还想买漂亮大姐姐的写真杂志。”


“啊,那个真的是奢侈品啊。”


“但是……”


顿了顿,涩谷又翻了翻身,重新变回了仰面躺着的姿势。


“果然最想要的还是工作啊。”


接着便又是一阵沉默,满耳朵只能听见绵长的蝉鸣声,还有偶尔吹起一阵风带动的枝叶摩擦的沙沙声。尽管已经是傍晚的时间了,可太阳却依旧没有丝毫要落下的意思,挂在半空,尽职尽责地发光发热。


在几乎要让人睡过去的闷热中,村上开口了:


“以后啊,我想变成每天都能出现在电视上的人。”


“哈?”同时发出了不解的音节,横山和涩谷转过头去看他。


“每一天,打开电视了之后,会让人说出‘啊,今天也有村上君啊’,这样的人。”


“你要成为新闻播报员吗?”有些惊讶地,横山问道。


“唔……”微微皱起了眉头,村上有些迟疑地摇了摇头:“也不是……要说的话广告也有可能吧。总之,差不多就是那样的感觉。”


“诶——”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横山沉默了一会,也说道:“喏,不是会有那种很大的看板吗?就是车站和商场里会有的那种,宣传用的。”


这么说着,横山还伸出手比划了了一下。


“哦,我知道,那个。”


“我也想出现在那上面啊。你看,很帅不是吗?以后就能指着那种看板跟人说‘你看,那是我哦’之类的话,感觉很厉害吧?”


“哦——”似乎很能明白他在说什么一样,村上一边应着一边点了点头。


然后他们看向了涩谷。


“subaru呢?”村上问道。


涩谷看着他,眨了眨眼睛,思考了好一会才说道:“我……想有个乐队啊。”


“乐队?”有些不解地,横山和村上重复道。


“能够自己来作词作曲,自己把它们演奏出来的那种。”顿了顿,他总结道:“想和喜欢的人一起唱喜欢的歌……这样吧。”


“真厉害啊,subaru。”意义不明地,村上这么感慨道。


“你们也很厉害啊。想想每天在家开电视看到的都是hina的脸,出了门之后看到的看板都是yoko的脸就觉得——”


话说到一半,似乎是觉得有哪里不太对,涩谷的表情变得微妙起来,犹豫了一会,才用疑问的语调说道:“还有点可怕?”


“什么啊。”村上皱着张脸抱怨着。而横山似乎是顺着涩谷的话想象了一下,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是有点可怕。”


一边笑着,他一边赞同了涩谷的意见。


也不知道是横山的笑声太有传染力,还是涩谷的假设的确是有点可怕,最后三个人就都笑了出来。


“嘛,总而言之,比起担心也只能加油了吧。”利索地从草地上坐了起来,横山拍了拍自己的衣服,这么说道。


“恩,也是。”应着,涩谷也坐了起来。


“实在不行去表演漫才也行。”村上说道。


“‘这不是超级酸的吗’!”皱着脸,涩谷又模仿了一遍。


结果才坐起来的村上又笑得滚在了草地上。


“接下来怎么办?要不要去吃棒冰?”看着在那笑得不能自抑的村上,横山如此提议道。


结果他这个意见一提出来,涩谷就露出了生无可恋的表情,摇了摇头:


“yoko,你知道吗?hina说他隔着纸巾还能摸到蚂蚁——”


“闭嘴!别说这件事了!”



评论
热度(120)

© 岭意宜灵 | Powered by LOFTER